• 一宁网成立于2002年,是一个个人文学网站,一直秉持“文章当取魏晋之风骨、民国之格调”的精神进行文学创作与推荐
  • 点击返回首页

除了一万万吨的妄念,我们别无所有——门外汉的径山禅寺“丙申冬季禅七”熏习记

门外汉 | 散文与游记

法涌师父提前一个月就电话嘱我,径山禅寺丙申冬季禅七的具体时间安排。我觉得忙完双十一、双十二,这个当口应该能有七天时间,结果临了闭关前几天,繁杂事物轰然而来,还是错过了第一天的起七。

径山禅寺为临济再兴之祖庭,千年传承禅法正脉,更是以大慧宗杲禅师的看话头来接引诸位愿意在禅法上精进的佛弟子。

此次禅七,主持戒兴大和尚忙碌于大殿重修之余,还抽时间来与诸位弟子一起打坐,并安排了茶叙,方便弟子们交流。法涌法师亦是在禅七期间不舍昼夜,苦志劳形,并训诫诸位弟子,力求让诸位弟子克期取证,精进修行。

我知道,不是出家弟子,不得随便向大众说法。以下是我此次禅七的一些感悟,如有诸位师兄觉察文字中有不如法的地方,随时指出,另,如有心于禅法\看话禅的居士,只可以我的文字作为参考,切勿作为指引。

禅七一般有两个关隘,昏沉和妄念。我起初两天,昏沉不断。不过,当适应山中清晨五点起床,不停打坐到夜十点的生活之后,加上没有手机的干扰,睡眠变得充足,精神好了起来,可是接下来两三天就是妄念纷至沓来,完全不能自己,更别说参话头了。当此时,只是觉得除了万般妄念,真的其实别无所有。

禅七中有老参师父适时开示传法。还有热心义工护法,早期晚睡为我们准备热茶\点心。

禅堂大柱之上挂着两块木匾,念佛是谁,照顾话头。这两句其实也是我们此次禅七的核心。

作为初学者,念佛是谁,此个话头,完全没有理解。做“佛是谁?”还是“我是谁”来参呢?后来师父有开示才恍然若解,只要参那个“谁”字,同时,更是要去掉分别心和理辩的思考,捉住一念未生之前的“念头”,苦下功夫才能得真章。

看起来很难,参起来也更难,是不是,感觉就是无从下嘴。

晚上九点之后,还有一节打坐课。从舍寮往禅堂走,明月当空照下,抬头望月,不由得心中欢喜。但这个欢喜是月光带来的观感,还是我心中本有,被月光拂尘,得了清净心而自现的呢?这欢喜心是真实存在的吗?假设乌云遮盖了明月,我此时此刻的欢喜心就无从显现了吗?

如此执念,困扰了我两个晚上。

禅七虽有两个关隘,也有两般好处,可以体察身体状况,关照心中妄念。红尘忙碌中人,只是觉得亚健康,但很少能说得出自己身体的准确毛病。此次禅七下来,你原来真有咽喉炎\肠胃不好\打嗝放屁\偏头痛\腰酸等等症状待医。说到妄念,红尘忙碌中人,只是觉得心中不安烦躁,但很少能觉察烦恼的由来起处,我在后半段的禅七中,则是完全被各种妄念魔兽征服,但却明了,原来心中魔兽是在那时那地。这确实也是一个极好的方法,古井波之有无,不取决于古井,而取决于那只蛙。

老参师父在开示中提到,禅坐之时,奋起而来的妄念只可息得,而不可灭得。如果你灭掉了,则是苦坐禅\木头禅,和大慧宗杲禅师法脉不符。所谓死水不藏龙,径山的禅,要求弟子们应无所住,此处的应做“接应\答应”解,也就是说你该吃吃该睡睡该做事的时候做事,但却能心无挂碍,心无挂碍,则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

这段开示,对我的启发很大。我一直比较困扰佛教的修生养性之功,而不顾碌碌生活之用。如果我们真能在工作\生活中做到“应”而无挂碍,那真的是通体圆融自在。孔子提到从心所欲而不逾矩,儒释两教实在熨合妥帖的极好。

法涌师父在“解七”前向我们开示,很多初学弟子在禅七中,妄念袭来,如猛虎下山气势汹汹,参起话头,则变成病猫上坡有气无力。我们无论在家修行还是平时的生活\工作中,还是要继续勉力修习,不可荒废参话头的功夫。

文末,回到标题,为何是熏习而不是修习?实在是弟子愚钝,此次禅七完全还是只能下得门外汉的功夫,但得此殊胜因缘,在径山禅寺的禅堂中听诸位师父说法,真是惶恐三再。完全不敢说是已经有了修行的能力。

最后,回到我上径山寺的第一天。已是中午,去斋堂的厨房找了些吃食,剩菜冷饭也是吃得极为可口。出来遇见戒兴大和尚,合掌行礼,大和尚问明我的来意,轻喝道,禅七都已经结束,你来作甚?

同宿舍的师兄康明明父子对佛法亦是极为虔诚恭敬,康师兄更是对参话头有着不一般的正知正见,我特意抄他给我的一段话,作为文章的结束。

剛出禪堂看到有人提問題,第一個問題,參念佛是誰時心里種種感受都正常,照顧不明白處,不要被身心感受轉!第二,念佛名號也要用覺照心念,看念起處,離一切相,心無攀緣,單單的的一句佛號,不急不緩念下去!達到一心不亂!參話頭、念佛都要心不著相,經云:凡所有相,皆是虛妄!離一切相,即名諸佛!

阿弥陀佛,诸位师父\师兄吉祥!

【一宁网版权说明】本站提倡所有文章都注明原作者,都要注明出处,提倡所有使用都要征得原作者同意。如您对本站内容有异议,请与我们联系。bokeeinc#126.com